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最差劲的镜中人

莫扎特在镜前整理自己的发型,事实上他正准备偷偷用康斯坦斯的眼线笔给自己补妆。
但是他发现镜子里的自己似乎变得不太一样。
他揪了揪自己右侧较长的那缕头发,镜子里的‘自己’也做了同样的动作,虽然对方扯的根本就是空气。
他抓了抓自己蓬松的头发,对面澄金的顺溜的头发被抓起来又乖巧的落下,根本不像自己不听话的卷发。
他做了个鬼脸,对面脸比他长的家伙也学的惟妙惟肖。
“您可别学了,我们长得根本不像。”

莫扎特问镜子里的妖怪叫什么,对面回答说是莫扎特。
莫扎特当然不信甚至差点笑出眼泪,镜子里的莫扎特哼哼唧唧的要他搬面大镜子去钢琴旁。
于是莫扎特就被忽悠去吭哧吭哧的搬了衣帽间的立镜。
莫扎特终于看清了镜子里的莫扎特什么样,对方看起来比他高,当然也有可能是看起来,比如对方站的离镜子很近之类的。对方穿着一种像是睡衣一样简单的白色衣服,背后还背着个奇怪的东西。
莫扎特坐在了钢琴前,镜子里的莫扎特也坐在了钢琴前。
有人说那天路过莫扎特家楼下听见了异常和谐的二重奏。

莫扎特还是莫扎特,镜子里的莫扎特经过两个人长达一小时的谈判,决定称呼为沃尔夫冈。
事实上他们两个停止谈判的原因是镜子里冒出一个小脑袋瓜,拿着羽毛笔扎了沃尔夫冈的屁股。
沃尔夫冈说那是阿玛德乌斯。
莫扎特心里就一个想法,幸亏自己名字只有三段,不然可能会蹦出更多的自己。
他们俩约法三章:沃尔夫冈不准在莫扎特画眼线的时候出现,沃尔夫冈不许在莫扎特睡觉的时候从床头柜上的小镜子里弹那个叫电吉他的乐器,莫扎特要容忍沃尔夫冈偶尔的抱怨。
事实上,约法三章都是用来破坏的。
隔壁邻居天天向房东投诉:莫扎特家不仅半夜弹钢琴,还有奇怪的其他乐器对着干。

社交场上开始流传一个传言:音乐天才莫扎特十分的自恋,无论走到何处都随身带着一个镜子。
“我可应该把您放在家里!”
遇见的名媛小姐们现在看着莫扎特都会拿着扇子遮挡着下半边脸笑呵呵的避开,罪魁祸首当然是镜子引起的传言。
但是沃尔夫冈十分不屑,他说这明明是莫扎特魅力不够,他信誓旦旦的嚷着要是他在肯定这些漂亮的小姐姐早就围着他咯咯笑了,如果想要他教导一下那么只要带着他去赌场转一圈就好。
阿玛德乌斯适时出现的扎了沃尔夫冈的屁股。
莫扎特现在喜欢这个小家伙极了。

达·彭特问莫扎特这段时间是不是遇见什么烦心事了,莫扎特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老朋友。
“你的眼线最近画的有点歪。”
莫扎特转过身掏出小镜子,然而镜子里只有幸灾乐祸的沃尔夫冈。
沃尔夫冈其实最近也很烦恼,莫扎特外出时把他放在口袋里的时间越来越多了,更烦的是还会在他耳边谈论萨列里。萨列里今天又被他的乐谱折服了但是不说,萨列里今天又在后台出现了但是还以为自己没被发现。沃尔夫冈翻了个白眼。
他更卖力的在半夜弹电吉他了。

沃尔夫冈发现莫扎特最近蹦蹦跳跳的次数少了。这不太对劲,莫扎特更多的时间开始在家里踱步。
他当然已经听说了莫扎特父亲的去世消息。作为一个镜中人其实那也应该算是自己的父亲,可他毫无感觉。他唯一在意的是莫扎特的低沉。
“您为什么不弹您的吉他了?”
夜里,莫扎特在黑暗的房间里,坐在钢琴椅上,趴在合上的钢琴盖上,只露出眼睛盯着镜子里坐在钢琴盖上的沃尔夫冈。
沃尔夫冈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但他感觉自己似乎扯了扯嘴角,然后弹奏了一曲民谣风的小调,用他的电吉他。
很奇怪的画风,但是莫扎特笑了,于是沃尔夫冈也跟着傻笑起来。

莫扎特的身体越来越差,甚至有一天他下楼梯的时候失足摔了下去。他本人倒还好,只是至此落下了偏头疼的毛病,但是随身携带的镜子摔碎了。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除了莫扎特发现,在他画眼线的时候他能看到自己的脸了,坐在钢琴前演奏时没有与他合奏的二重奏了,就连他晚上睡觉都没有人聒噪了。
莫扎特粘起了那面小镜子,裂纹将他的脸分割成好多片。
镜子里除了他自己什么也没有。

莫扎特开始谱写安魂曲。他有些恍惚了,他看着委托人的高大身影竟然一瞬间误以为那是沃尔夫冈。从巴登赶回来的康斯坦斯扶住了他,让他回到座椅上。
“你为什么总是在念着自己的名字……告诉我,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康斯坦斯带着啜泣的声音在他耳边,拉远又拉近,就像是梦境里会发生的那样。
莫扎特靠在软枕上,手里握着羽毛笔。他偏头看向了床头的铁艺雕花镜。他的脸色苍白,双眼因为疲劳而有些内陷,他有一段时间没有给自己画眼线了。
空白的五线谱纠缠着他的躯体与灵魂。

“莫扎特!!!!!”
莫扎特将未完成的乐稿交予了萨列里。他依旧是快活的样子,至少他看起来是这样。可他自己知道,他浑身的力气正一点点离他而去。他的手指,他的双臂,他的腿脚。
有人扶住了他,并在他耳边大喊。
比梦境听起来真实些。莫扎特睁开了眼睛,金发,长脸。他突然笑了出声。
“你是最差劲的镜中人。”
沃尔夫冈与莫扎特,他们一同去了远方。
人们称那里为第36年。

the end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