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少女坐在车门边上的座位,她喜欢往右一偏头就是整个开阔的车头视角的感觉,当然,这也可以缓解有时候微博无东西可刷又不能看着对面人愣神的尴尬。

耳机里放着一首没听过但是节奏很戳的民谣。她打算解锁手机看看是什么歌,收回视线的时候瞟到了她正对面那一排坐着的两个人,是两个正低声聊着什么的大哥。

歌收藏好了,胡乱地刷新了几下微博,什么也没有,微信没有消息,qq没有消息。她百无聊赖的继续发呆,这才发现对面的两个大哥长的一模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眼花了,眼神挪向别处再重新不着痕迹地看回来,真是对双胞胎,连脸上有个疤的位置都一样。这可太神奇了。虽然这样一直看着别人不太礼貌,但是她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假装是越过两个人的肩膀看向窗外似的继续小心翼翼地打量着。

双胞胎里一直讲话的男人手里还提着一个大的环保购物袋,一截白里透青的大葱冒出头。还会做饭呢,她心里小小地嘀咕了一下,男人会做饭的可不多。恰好一首歌播完,车厢人不多,她耳朵就插播进了不怎么吭声的那个男人一句话,“明晚做鱼,今晚先吃茄子吧。”

她猜测不爱讲话还似乎有点全能的这位是哥哥。

她呸呸自己的八卦之心,却又无法抑制悄悄摁下静音键。

“明天还要赶早去啊?那事不都说不用你插手了吗?”

“有些没交接完的,来了一个新人,今天没弄完。”

“这帮人也太不靠谱了成天,我亲眼在门口看着那个接手的小子……”

“淀粉买了吗?”

然后她看着疑似弟弟的那位上一秒还翘着的眉毛立刻耷拉下来,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低头翻了翻购物袋,“买了。”

她差点笑出来,这兄弟俩也太有趣了,当然,可能主要是弟弟的表情太有趣了。

她努力维持着双目无神发呆的模样,忽然弟弟凑近了哥哥的耳边低声说了什么,她就看着原本面无表情还有带着点严肃的哥哥猛的转头盯着一脸坏笑的弟弟,戴了眼镜的少女甚至眼尖的看见哥哥耳朵根泛红了。

这是谈论什么男人之间的话题了吗……一时间她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了无数词汇,包括但不仅限于兄弟,爱,为爱鼓掌。天!她在想什么,那是真的兄弟啊!双胞胎!

“……回家说。”那边终于出声了,却是结束了话题。哥哥拿出了手机开始像是回复什么消息,弟弟瞅了眼他哥手机哼了一声就往后靠在了座位椅背,购物袋抱在了腿上,扭了扭脖子就开始无聊的四处张望,少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正正好和弟弟眼神撞上。

完了。少女想,被抓了个现行。

没成想,预想中可能会有的狂风暴雨或是尴尬如山没有出现,弟弟只是对她笑了笑,继续看向别处。

「我的天我在公交车上遇到了特别带感的双胞胎大叔,而且弟弟笑起来好苏!!!我的少女心!」

少女立刻编辑微博发送。

「我要站一秒年下,哥哥还会害羞啊啊啊」

等她再抬头,发现弟弟的眼神已经完全停在了低着头闷声回消息的哥哥身上。

如果这都不算爱!!少女内心狂叫。

然而就在她要抛弃所谓素质所谓节操开始yy的时候,弟弟抬手就把哥哥领口一个柳絮状的东西摘了下去,重新坐正,一副你还看啊的乐呵表情看着少女。

得,这才是被抓个正着,少女死心地调大音量,重新刷起了微博。不知道过了几站,她再抬头,对面的座位已经是空了的。

真是奇妙的一天……

查看全文

关宏宇看着他哥。
那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模样,而那眸子清楚的映出了他狼狈的神情:愕然,混着些还没散去的不可置信。
“哥……” 关宏宇试图伸出手但又胳膊却又垂了下去,他声音颤抖着,余光瞥向别处,他看见了黑色帷幕后面匆匆走过的人影,他知道那是谁。
在他面前的人,他的哥哥,血迹混着泥土一样的东西遍布脸上、身上,而他们那段时间交换着用的围巾,此时也破布似的。
关宏宇压抑着自己,防着自己忍不住大吼出声。
他又听见了脚步声,近了又远了,却是停在不算远的地方。
他还是站起身了,刚刚的惊吓让哪怕定力如他也猝不及防的跌坐在地。他缓缓地走到一动不动的关宏峰面前,手抚上那个同他一模一样的脸庞。
他终于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冲到了帷幕后面。
“周巡!!!你有病吧!!!!试鬼屋用我哥!还给他带了个傻球假发!!”

关宏峰:我觉得这个长假发挺好的,宏宇你也可以试试。ㅍ_ㅍ
刘音:我就说,只有他哥才能吓到他。这假发点子谁出的?ಡωಡ
周舒桐:不是我⊙△⊙
崔虎:不是我⊙ _ ⊙
任迪:不是我 ⊙ω⊙
高亚楠:我(◔◡◔)
刘/周/崔/任:……(´°Δ°`)

查看全文

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打游戏方法

“哥!不是我干的!”

“……”

关宏宇被自家哥哥不算友善的眼神看得脖子下意识缩了一下,事情究竟是不是他做的,答案是肯定的,妄想靠着指望关宏峰没有听见声儿来栽赃给别人这种事,完全行不通。他不安的扭了扭脖子,试图编点什么来弥补,但是在他酝酿好之前,关宏峰先开口说话了。

“准备。”

“哎!”

赛车引擎的轰鸣声伴着倒计时一起响起。

他们并不是坐在某个赛车现场,而是……各自控制着电脑里的大头娃娃角色奔驰在虚拟的赛道上。


现在玩这款游戏的人真的是少了,当年跑跑卡丁车也算是一时盛世,火的时候恰逢哥俩各自进入社会不久,年轻人还有点劲儿没过去,关宏宇这个刺头更是经常以各种名目从部队请假溜出去网吧打游戏,以至于他的战友见了关宏峰总带着同情的眼神要关宏峰注意身体不要总生病。

爹妈自是管不住这个年纪的儿子,部队首长几通电话挂来,关妈妈就遣了关宏宇唯一的天敌——关宏峰,去教育。

关宏峰找到关宏宇不是在部队,而是一个烟雾缭绕的黑网吧。关宏宇直到他哥开了台机子在他旁边稳稳的坐下也没发现身边多了个人,脸上映着变换着的光全神贯注的摁着键。

“关宏宇。”关宏峰这一声正好卡在下坡一个大弯道,青不拉几的大头娃娃哐的一声实打实的撞在了护栏上,与此同时关宏宇也慢动作似的转头看向身边的人:一个穿着T恤,眉头紧促,活生生的关宏峰,就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看。

“哥哥哥哥哥——哥,你怎么来了!”关宏宇瞪大眼睛,紧接着又警惕的东张西望,“妈叫你来的?还是我们班长?”

“就我一个人。”关宏峰仔细打量了自家弟弟,面前只有瓶哇哈哈,白色汗衫的前襟有几个红色的油点子,估计是泡面溅上去的,眼袋不大,看样子还没到通宵的程度。“但是电话已经打到家里了。”

关宏宇舒了口气,“那没事——哎呦!这局完了。”他懊恼地猛按着esc键过了过场动画回到了主界面,习惯性的想点开加入房间,但是大概是求生欲使他记起身边还有个活阎王,鼠标往前一推,身子往后靠在了椅背上,也不看着他哥的眼睛,就四处瞟着。“你说吧,哥。”

“你玩的是什么游戏?”

“好……我一定改……什么?”

“你玩的这个游戏是什么?教教我。”

关宏宇‘垂死病中惊坐起’,眼睛睁的比刚才还大,他都做好了被暴风雨袭击的准备了,他哥竟然这个时候问他这个游戏是什么。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关宏宇就像是做梦一样虚飘的教着他哥玩跑跑卡丁车,直到他哥的小手套变成了红的,并扔出一句“比一场吧”,他才晃过神。

“一局,我输了的话我就帮你一起瞒着你班长和爸妈。赢了,你就得听我的。”

太俗套了!关宏宇真想扔出这么一句话给他哥,但是他觉得这个条件他哥太托大了,他浸淫这个游戏半年,还跑不过这个新手?

事实证明,是的,他以两秒,一个N2O的差距,输给了他哥。

他想,这辈子他都忘不了他哥扭头朝他笑的那一下,有多么的可怕。


“哥!你尽管跑!谁敢冲你前面我攒了两个飞碟!”

“哥!我帮你炸了那孙子了!”

“哥!这次真不是我放的水苍蝇!”

“——被你发现了!”

“……你能安静会吗?”

“你怎么又在终点等我……我要靠实力赢你!”

“哥!!!!!!红队那孙子连续炸我两次——唔!”

蓝队的两个大头娃娃哐仓一声撞在了一起,关宏宇眼睛瞪的跟头受惊的大鹿一样,因为他忍无可忍的哥哥,关宏峰,窜过来吻住了他。

“哥哥哥哥哥……”关宏宇在他哥好整以暇的坐回去之后才反应过来,紧接着更大声的嚷嚷起来,“关宏峰!说好我赢了你才能亲的啊!!!”


查看全文

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雪。
大片大片的雪花漫散着,和着风又旋起来,落在他身上成了一块块灰色的痕迹。
他将围巾扯了扯,显得更体面些。其实这并不是他在意的事,只是那边还站着很多人,都想过来和他说点什么。
该摆出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冷风吹的太凛利,他一向是不爱笑的,而现在连挑挑嘴角都成了难事。他偏头看向身边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那张脸上还挂着一如既往的什么都不在乎的笑意,说实话他很想问问他弟,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但他一声不吭,他弟也一声不吭。
雪越来越大了。
他呛着咳嗽了几声,旁边一直帮着忙的周舒桐关切的眼神询问着他,他摆摆手,有什么好解释的?他一句话都不想说。周舒桐求助的看向人群那边,最后也只叹口气走开。
这地方在山脚下,上面弥漫的也不知道是雾还是烟,厚重的一层,被风吹的左摇右晃,却总也散不去。
“关队,节哀。”
最后第一个从那群人里走过来的,还是韩彬。关宏峰像是被强扯着回到现实世界,眼神里带着迷茫,一种他从未有过的迷茫。这被韩彬看在眼里,他对于关家兄弟的了解比其他人只多一点,也是这一点,让他没有继续向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搭话,他从一旁站着的眼睛红肿的高亚楠手里抽出一沓纸钱,一张张的投到了火里,更多的灰黑色的雪花被风卷着飘起来又落下。
关宏峰死死的盯着关宏宇的那张黑白照片。照片用的还是入伍前拍的证件照底照扩的,脸上还没有和他一样的疤,这让他看着总觉得陌生。他和关宏宇最亲近的日子除去共同成长的童年,其实也就是那段共用身份的时期,同衣同眠,朝夕相对。
“老关……”周巡刚开了个口,手还没碰上关宏峰的肩,又收了回去,扭了头叹着气也抽走一沓纸钱,蹲在火前把那一沓子混着几个元宝扔了进去,用着火棍搅了两下,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多半是些会把罪魁祸首抓住的承诺和一路走好。
剩下的人也再没有一个个过来的,关宏峰机械的点着头,听着他们的节哀。
所有人都走了,亚楠也被周舒桐带走了,照片被收起来交给了他。他走出了这儿,雪没停,他回头看了一眼,源源不断的烟散去,又有源源不断的烟加入。
就像是人类的痛苦。
“宏宇。我从哪一步开始走错的。”
“从我选择相信自己的能力那一刻?”
“还是从你选择相信我的那一刻。”
“宏宇。”
冰冷的雪落下来,在他的衣襟上头发上化成一个个小水珠,很快又结成了小小的冰碴。
刘音在停车场等着他,载他回了家。
“好好休息。”
他从衣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门锁,推开门,窗帘依旧紧拉着。他把钥匙挂在门边的架子上,大衣扔在沙发上,围巾扔在大衣上,拉开了窗帘,雪还没有停。
他坐在床边,捂住了脸。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吵醒他的是闹铃一样聒噪的声音。
“哥,哥,哎,醒醒了哥。你怎么睡的眼泪都出来了。今天周巡让那个小丫头跟着我去了……哥?”
关宏峰突然抱了他。
“你怎么了哥?别吓我啊,我可什么都没干!”
“没事。”
没事。

————
写给我弟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