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这水有柠檬那么酸

·莫萨?
·ooc必然存在
·乱来的情人节快乐
·柠檬在欧洲是从15世纪起在意大利开始种植的

萨列里远远的便瞧见莫扎特那头乱毛在女士们高耸的假发间晃来晃去。
“抱歉女士们,我那边来了一位老朋友——我们下次继续聊!”
萨里列后悔自己没有在看见对方的第一眼时就立刻绕行。只看着对方像个诗歌里的花花公子般夸张的对女士们行了个礼后快步走到了自己面前。
“萨列里阁下!果真是您!”
萨列里不想问他,难不成他开始连人都没认清就跑过来了?
“打扰了莫扎特阁下的雅……”
“我正想给您看看这个哩!”
一份乐谱突然被递到了眼前。如若这乐谱并不吸引人,他萨列里定会好好教教这个无赖样子的萨尔兹堡小子礼数一词怎么写。
莫扎特的乐谱。怎么会不吸引人?萨列里心中暗叹着,这个总是胡来的人,命运为何如此眷顾于他?这美丽的痛苦大抵是无法画上休止符了。
“给您来杯水吧!”莫扎特又笑嘻嘻的递了个杯子给入神的萨列里。
……
……
“这水——好酸???”
“哈哈哈哈萨列里大师您没有喝过柠檬水吗?”
“柠檬——?那不是观赏植物吗??”
“这么说的确没有问题……但是康斯坦斯说喝柠檬水能如何如何的,我在家可是被她灌了满满一壶!”
萨列里醒悟了这乐谱并非是拿来给自己鉴赏的,只是一个诱饵!
“莫扎特阁下。”萨列里压抑住咳嗽的欲望以至于脸颊都略微泛红,“我希望您少做些这样的恶作剧。”
莫扎特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萨列里。
“莫扎特阁下——”萨里列故意拖长了音。
萨列里怀疑这个莫扎特被酸到家的柠檬汁腐蚀了头脑。他决定放弃揣测这种会在眼睛旁画上星星图案的人的思想回到自己原本的路线上。
他的确打算这样做,但是莫扎特却突然抓住了他的肩顺势在他脸颊上印下了一吻。
“您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亲爱的萨列里大师!抱歉您实在像是一个可口诱人的苹果——”
“沃尔夫冈莫扎特!!!!”

萨列里想研究一下怎么杀人。

这个念头在发现柠檬水的做法是将柠檬泡在水里而不是像莫扎特那样完完全全是挤的原汁时愈发的浓烈起来了。

“最好的反击方法不该是吻回去吗?”后来达彭特在萨列里表情阴狠咬牙切齿的讲完这个故事始末后这么回应他。
“你终于被他同化了?”
“当然不是。不过若是才华能被他同化也不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只是我想莫扎特阁下那般跳脱的性格,被您回吻反而会手足无措吧?”

最后的最后,安东尼奥萨列里先生发现,这诺大的美泉宫,大概只有罗森博还可以信任了吧!

😘😘😘520快乐哦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