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你该走了

莫扎特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可爱的姑娘,美妙的音乐,舒适的环境,还有那位萨列里先生。
这是一个很难想象的事。毕竟在外人看来,两个人的关系早已紧张到了极点。甚至市井间有人传言,安东尼奥萨列里密谋已久要加害于沃尔夫冈莫扎特。
但这并不碍着莫扎特对萨列里保有难以言表的好感。

莫扎特病了,但他依旧给他身边的人一种不着调的快活感。这种感觉迷惑了很多人,使他们误以为一切都好,或者说一切都会好起来。
但是,莫扎特在夜深就连康斯坦斯也入眠后的时刻,会拿着未完成的安魂曲独自一人在月光下卸下所有的表象,只安静的看着那些音符。
他经常脑子里会蹦出萨列里阁下的模样。他忽然想起第一次与那位先生相见,他明明白白的瞟见了对方表情的细微变化,那极力掩饰的情感还是溢出了些许。
他可真是一位优秀的音乐家。
莫扎特想着。
他极少真心的给予他人这一赞美。

“沃尔夫冈莫扎特去世了!”

没人知道萨列里对于这件事的看法。
但是罗森博格倒是偶遇过一次萨列里半夜一个人在窗边凝望着什么。他觉得这肯定是萨列里在寻找灵感,毕竟音乐家总是有那么点与众不同的点。

莫扎特喜欢看着萨列里认真的模样,他会学着城里的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模样装出痴迷的表情只为看见萨列里皱眉。
可惜他之前没有做,之后做便没有了意义。
莫扎特不太敢知道那些依旧爱着自己的人现在境遇如何,他更喜欢待在萨列里身边,看他教导学生,看他一个人发呆,看他和罗森博格讲话。

这是第十七年,你该走了。
安魂曲骤然响起,坐在萨列里桌子上的莫扎特脑子嗡的一声失去了意识。

他不会再想起什么,只是试镜时突然觉得自己和这个角色一瞬间仿佛合而为一。
看着那位与自己同台出演的青年,他有股子想学情窦初开的初高中女孩的模样装出痴迷的眼神去逗逗对方的冲动。
啊哈,他笑起来可真傻。
这样就太好了。
他忽然不想松开那只手,将舞台上的歌唱到永远。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