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生活

他们搬离了那个城市。
不是说原本的生活有多糟糕,只是把所有的事务都告一段落 ,不想再牵扯进新的麻烦之中。
他们住进了 一个独门的顶楼,一个房间还有着三角的屋顶,新的城市恰逢雨季,雨就打在斜的窗户上流下去,把没开灯的房间映得像是什么摄影作品。
第一周的日程排的满满的,大小商店的跑着——虽说家具一应俱全,可日用品在搬家收拾的时候都是独一份,干脆就没带着。弟弟负责着体力活,而哥哥则坐在桌子前算着账和缺的东西。这搭配一点问题也没有,就连弟弟想抱怨也只能说出“没了我你一个人我看就活不下去了”这种话。
当然,通常情况下,哥哥只会抬头看他一眼,也不回应,等着弟弟放下了东西了猴样的凑过来 ,才垂着眼睑给他一个安抚性质的吻。
这感情稍有不对,但谁也没觉得不对。
两个杯子,两个枕头,两个牙刷,两个碗。买的时候规划的很好,蓝色是你的,白色是我的,可实际上都没能熬上一周,蓝色的刷牙杯里就潜伏了白色的牙刷,白色的杯子里浅浅的茶印子还在上面,就已经被倒上了酒,就连枕头,都有一个在地上过夜。
饭通常是哥哥掌勺,这要归结于还没有搬家的时候,弟弟就曾因试图给他哥做饭而引起邻居报火警,打这以后,弟弟就算是被明令禁止靠近厨房。虽说哥哥原本也只会一两个家常菜应付自己的生活,但打从同居生活开始后,总有那么几个瞬间他觉得自己走上了什么奇怪的不归路:鱼香茄子,酱焖排骨,还有才学会不久的红烧鱼。味道说不上有多好,但弟弟总是吃的很给面子,他哥只吃了半碗的时候,他两碗都已经下了肚。
这屋子里的灯大多是橙色的。哥哥的病症依旧困扰着他,而入夜笼罩在昏黄的灯光下则平添了几分安全感,哦,还有他身边那个人的呼吸声。他们不再需要白夜颠倒了,听着外面的雨声,枕边人浅浅的呼吸声,终于睡的上好觉了。
晚安。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