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关宏宇看着他哥。
那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模样,而那眸子清楚的映出了他狼狈的神情:愕然,混着些还没散去的不可置信。
“哥……” 关宏宇试图伸出手但又胳膊却又垂了下去,他声音颤抖着,余光瞥向别处,他看见了黑色帷幕后面匆匆走过的人影,他知道那是谁。
在他面前的人,他的哥哥,血迹混着泥土一样的东西遍布脸上、身上,而他们那段时间交换着用的围巾,此时也破布似的。
关宏宇压抑着自己,防着自己忍不住大吼出声。
他又听见了脚步声,近了又远了,却是停在不算远的地方。
他还是站起身了,刚刚的惊吓让哪怕定力如他也猝不及防的跌坐在地。他缓缓地走到一动不动的关宏峰面前,手抚上那个同他一模一样的脸庞。
他终于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冲到了帷幕后面。
“周巡!!!你有病吧!!!!试鬼屋用我哥!还给他带了个傻球假发!!”

关宏峰:我觉得这个长假发挺好的,宏宇你也可以试试。ㅍ_ㅍ
刘音:我就说,只有他哥才能吓到他。这假发点子谁出的?ಡωಡ
周舒桐:不是我⊙△⊙
崔虎:不是我⊙ _ ⊙
任迪:不是我 ⊙ω⊙
高亚楠:我(◔◡◔)
刘/周/崔/任:……(´°Δ°`)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