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打游戏方法

“哥!不是我干的!”

“……”

关宏宇被自家哥哥不算友善的眼神看得脖子下意识缩了一下,事情究竟是不是他做的,答案是肯定的,妄想靠着指望关宏峰没有听见声儿来栽赃给别人这种事,完全行不通。他不安的扭了扭脖子,试图编点什么来弥补,但是在他酝酿好之前,关宏峰先开口说话了。

“准备。”

“哎!”

赛车引擎的轰鸣声伴着倒计时一起响起。

他们并不是坐在某个赛车现场,而是……各自控制着电脑里的大头娃娃角色奔驰在虚拟的赛道上。


现在玩这款游戏的人真的是少了,当年跑跑卡丁车也算是一时盛世,火的时候恰逢哥俩各自进入社会不久,年轻人还有点劲儿没过去,关宏宇这个刺头更是经常以各种名目从部队请假溜出去网吧打游戏,以至于他的战友见了关宏峰总带着同情的眼神要关宏峰注意身体不要总生病。

爹妈自是管不住这个年纪的儿子,部队首长几通电话挂来,关妈妈就遣了关宏宇唯一的天敌——关宏峰,去教育。

关宏峰找到关宏宇不是在部队,而是一个烟雾缭绕的黑网吧。关宏宇直到他哥开了台机子在他旁边稳稳的坐下也没发现身边多了个人,脸上映着变换着的光全神贯注的摁着键。

“关宏宇。”关宏峰这一声正好卡在下坡一个大弯道,青不拉几的大头娃娃哐的一声实打实的撞在了护栏上,与此同时关宏宇也慢动作似的转头看向身边的人:一个穿着T恤,眉头紧促,活生生的关宏峰,就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看。

“哥哥哥哥哥——哥,你怎么来了!”关宏宇瞪大眼睛,紧接着又警惕的东张西望,“妈叫你来的?还是我们班长?”

“就我一个人。”关宏峰仔细打量了自家弟弟,面前只有瓶哇哈哈,白色汗衫的前襟有几个红色的油点子,估计是泡面溅上去的,眼袋不大,看样子还没到通宵的程度。“但是电话已经打到家里了。”

关宏宇舒了口气,“那没事——哎呦!这局完了。”他懊恼地猛按着esc键过了过场动画回到了主界面,习惯性的想点开加入房间,但是大概是求生欲使他记起身边还有个活阎王,鼠标往前一推,身子往后靠在了椅背上,也不看着他哥的眼睛,就四处瞟着。“你说吧,哥。”

“你玩的是什么游戏?”

“好……我一定改……什么?”

“你玩的这个游戏是什么?教教我。”

关宏宇‘垂死病中惊坐起’,眼睛睁的比刚才还大,他都做好了被暴风雨袭击的准备了,他哥竟然这个时候问他这个游戏是什么。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关宏宇就像是做梦一样虚飘的教着他哥玩跑跑卡丁车,直到他哥的小手套变成了红的,并扔出一句“比一场吧”,他才晃过神。

“一局,我输了的话我就帮你一起瞒着你班长和爸妈。赢了,你就得听我的。”

太俗套了!关宏宇真想扔出这么一句话给他哥,但是他觉得这个条件他哥太托大了,他浸淫这个游戏半年,还跑不过这个新手?

事实证明,是的,他以两秒,一个N2O的差距,输给了他哥。

他想,这辈子他都忘不了他哥扭头朝他笑的那一下,有多么的可怕。


“哥!你尽管跑!谁敢冲你前面我攒了两个飞碟!”

“哥!我帮你炸了那孙子了!”

“哥!这次真不是我放的水苍蝇!”

“——被你发现了!”

“……你能安静会吗?”

“你怎么又在终点等我……我要靠实力赢你!”

“哥!!!!!!红队那孙子连续炸我两次——唔!”

蓝队的两个大头娃娃哐仓一声撞在了一起,关宏宇眼睛瞪的跟头受惊的大鹿一样,因为他忍无可忍的哥哥,关宏峰,窜过来吻住了他。

“哥哥哥哥哥……”关宏宇在他哥好整以暇的坐回去之后才反应过来,紧接着更大声的嚷嚷起来,“关宏峰!说好我赢了你才能亲的啊!!!”


   
评论(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