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萨列里与莫扎特

“您往旁边一些?”

“……我想我已经在边缘了。”

“我不敢跳!”

“您还有不敢做的事情?”

萨列里没忍住哼笑了一声,颇为揶揄的手搭上身边金发音乐家的肩膀摇了摇,而被摇晃的家伙十分配合的大叫出声。

他俩突然一起笑了起来。

“听见您这样笑还是第一次,萨列里。”

“您感觉如何?”

“唔,感觉怪极了。”

莫扎特发现身边人不出声了,转头一看,果然他的音乐大师此时正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盯着他,异色双瞳像是黑洞一样让莫扎特甚至无法猜测对方是恼怒还是玩笑,不过他也相信这位默许他甚至同他一起做出现在这样‘出格’的事的人不会因为自己一句话而恼羞成怒的。

“您邀请我到这儿,却自己不敢跳下去?”

“——我在楼上看到过这儿,但是我没想到这会有一道墙,并且,这么高。”

他们现在,坐在一堵墙上,而帮助他们爬上去的梯子,由于之前莫扎特一个脚滑,现在正十分可怜的躺在地上。罪魁祸首完全就是一副一切都没有发生的自欺欺人模样绝不往后看,也绝口不提自己的过错,只是带着点暗示和祈求看着身边目视前方的萨列里。

“喜欢向日葵?”

“您不觉得这么大——片的向日葵田,这种金色,很好看吗?”

“没有您耀眼。”

“您刚刚说什么?那么小声!在否定我却怕我把您踹下去?”

萨列里没有回应他,只是手撑着,身子往前一倾,跳下了墙,现在他就站在那一片向日葵之间,他的黑发在一片金黄色中格外显眼。

“您应该向那边看,就和向日葵一样。”

“莫扎特,跳下来。”

“……您这是在为难我。”

“您想在上面坐到墙倒为止?”

莫扎特抓了抓头发,他当然知道自己只有两个选择:跳下去,坐在这。而事实上他在这里已经耗了不少时间了,原本烈日当空现在也开始有了些夕阳的预兆了。

“您尽管跳。”

萨列里对他笑了下,莫扎特熟悉的那种并不夸张的笑。莫扎特并不喜欢那种笑,他总是抱怨萨列里仿佛是在社交场的假笑,但是现在,他又觉得在被风吹动的向日葵田中的萨列里的笑让他有一瞬间的安全感。这真奇怪。

莫扎特鬼使神差的跳了下去。

“我接住您了。”

“您接住我了!”


————

完成了一个点梗!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