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鲜血与爱恋#9

                       他要世人去聆听,去分辨谎言。

                 他又使他的使徒行走世间,散播谎言。

                                                        ——《黑月录》

一月的初雪稀稀疏疏的下着,壁炉里燃着的木炭给昏暗的房间带来了温暖和光源,偶尔发出火星炸开的噼啪声与钢琴合奏成了这个季节独有的协奏曲。

橘黄色火光映照下萨列里和莫扎特并排坐在钢琴前演奏着,影子拖得长长的投射在窗帘上像是一出法兰西灯影剧。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场景,任何人看到都会大呼不可能,哪怕是当事人恐怕也从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安东尼奥·萨列里与沃尔夫冈·莫扎特,维也纳乐坛针锋相对的对家,在平和且默契的进行着即兴四手连弹。而这一切的起因是在之前萨列里为皇帝布置下的任务准备乐曲时,莫扎特挤上了他的钢琴椅非要和他四手联弹。「这会很有趣的!」莫扎特嬉皮笑脸的模样让他无法拒绝。

现在他们没有太多事情要做,寒冷的天气和市井愈演愈烈的吸血鬼传闻让宴会的邀约都变得少之又少。完成应做的工作后萨列里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和莫扎特交流音乐或是像他们现在这样随意弹着突然想到的曲调。

想到吸血鬼传闻,萨列里以一个沉重的低音结束了曲子,莫扎特追上了一个颤音的re后看向突然面色沉重的身边的伙伴。

“有什么事困扰着您吗?”莫扎特的手指还在黑白键上虚弹跳跃着。他小时候也曾这么做过,父亲曾和他说他甚至不愿意离开钢琴前,曾经趁着父亲和来拜访的客人去别的房间谈事情时偷偷跑去钢琴那虚弹。“您怎么了?”

除了莫扎特的瞳色,苍白的皮肤,以及小小的尖牙以外,萨列里几乎都快忘了莫扎特是个吸血鬼这件事。不像异闻故事里所描述的那样在夜间觅食……虽然他完全对自己睡觉后莫扎特在做什么一无所知。他对莫扎特了解的太少了,以至于他现在对莫扎特有了些不应有的疑虑。何况,传闻的出现与莫扎特消失的时间如此之巧的吻合。

“您之前去哪了?” 萨列里起身去倒了两杯白葡萄酒。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原本晚餐时饮酒的习惯已经渐渐的转变为餐后才去酒窖里取上一瓶年头不久的带去房间给小吸血鬼引用。

“去了——城外的小酒馆。”莫扎特接过杯子抓了抓头发,“那没人认识我,我给自己的脸上画了好多个丑陋的痣……我没说您的痣丑,您的痣可谓是恰到好处!”

萨列里又好气又好笑的双手交抱在胸前,刚才紧张的气氛都莫扎特这么一搅局就完全变成了闹剧一样。他该怎么对面前的人开始质问?他完全没有办法。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怀疑是罪恶的。

“您是不是在思考维也纳现在的吸血鬼传闻?”正当萨列里还在天人交战之际,莫扎特却先开了口。

“是这样。”萨列里斟酌了一下还是承认了。

小吸血鬼合上了钢琴盖把喝了一半的酒放在了上面,“不是我做的,萨列里,我只能这样告诉您,我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我唯一尝过的人类血液就是您的,像是醉酒的玫瑰一样芳香,不说是甜蜜也令我……”

莫扎特说到一半抬头发现了他的音乐大师似乎耳根有些发红并且在酝酿着火气,赶紧闭上了嘴东张西望起来,他可不希望这关头还惹得对方不开心。

“您如果能继续说有用的信息的话,我会感激您的。”

“……维也纳不止我一个吸血鬼。”

萨列里默然。他其实一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事,从他听莫扎特第一天絮絮叨叨奇妙的经历那一刻他,他就有了预感。他想起了洛伦佐送的那本书,这个阴谋到底是从多久之前就埋下了?

“萨列里?”

“您请好好的躲藏在这里。我对您夜晚做了什么一无所知也并不想去了解。”萨列里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接下来,教会不会对此袖手旁观下去。”



————

万万没想到我先更新了这个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