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他住在这栋楼的顶楼,一个有着斜屋顶的房间。
准确来说这并不是他的家,他来自另一个城市,一个总是晴天,而并非现在这样,窗户上总有连绵不绝的雨水痕迹的潮湿的地方。他以每个月很低的租金租了这里。
他在那扇大概有一平米那么大的嵌在斜屋顶的窗下放了一个小小的双人沙发,这是他在二手市场淘的,他又买了一个新的沙发套,褐色的,有着北欧风格图案的那种。他很喜欢坐在这个沙发上练习他的吉他。
天黑的时候,他就会打开沙发旁的那盏落地灯,他喜欢暖色,所以这盏灯的光也是暖黄色的。他笼罩在暖黄色之中,也不用谱,只是随手弹上些什么。若是白天下着雨,他却不会开灯,尽管阴天他的脸上,吉他上,都是雨的影子。他喜欢这样。
他的客厅除了沙发,还有一架钢琴,同样并不贵重,但是经过了他仔细的调音和修整,也能如他所愿的发出还算优秀的音色。他从网络上接受委托来作曲子,他的作品很优秀,就算是简单的他的练习曲也能被委托公司赞扬,唯一的问题是他的挑剔与拒绝接受修改意见,这让他的委托所得往往只是正好维持在他的收支平衡状态。但他并不在乎这些经济问题。
他楼下是一位全职的音乐人,他只见过对方几面,通常是在他买了晚餐回家的时候,看见那位留着胡子的先生通着电话匆匆锁门离开。
直到某天,那位音乐人休假在家,听见了楼上的音乐声,穿着睡衣就上楼敲响了他家门。
两个人并非一见如故,也并非话不投机。
他们没有成为事业上的搭档,也没有出现敌视对方的情形。只是因为他们在不同的领域发展着。他们唯一的交集,是在音乐人的休假时光。
他会为带来起泡酒和甜点(有时候也会是披萨或者中餐那种外卖)的音乐人开门,就着雨滴落在房顶的声音合作来上一曲。音乐人总是拿出自己已经成型的作品,而他则兴致盎然的指指点点。经过了几次的音乐人脸色铁青的离去后,他也勉强算是懂了点人情世故,说的话耐听了些,而音乐人也对他的这种‘习性’见怪不怪,笑着揭过这一篇。
他后来在露台上养了几盆花,最开始他任由雨水给他的植物浇灌,但他很快就发现这对植物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音乐人送给了他一本如何种植植物的书,他草草翻了几页大喊着我学会了,倒也真的没再把那几盆叶子养死了——是的,也没再开过花。
他房间里东西不多,所以说不上整不整洁,他的床是灰蓝色的,他的书柜是深褐色的,他的餐桌布是亚麻色的,他的窗帘是白色的,他的灯光是橘色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