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赠予你的一千颗星星

今天的睡前故事有关一个小酒馆
忙碌的城市入夜后依旧人潮涌动。直到时针指向11,街道上才陆陆续续的人影渐少。但是这不是所有的地方。在高楼大厦的后面,需要找一番的弄堂里,还有着一家小酒馆。
橙黄的灯光透过门上的毛玻璃投射在门前的栏杆上,栏杆上挂着一个木牌,“摩羯座”,这是这个酒馆的名字。
假使你路过这,即使不走上那三阶楼梯,也能听见里面的萨克斯,钢琴,和一个好听的男声唱着一首慢慢的歌。
【今天也来一杯金菲士?】
老板擦拭着他手里的杯子,看向刚进门的黑发男人。
这位顾客总是寡言少语,每次都点上一杯金菲士坐在靠边上的位置,鸡尾酒喝完了就只是续上普通的啤酒。最初老客们还会窃窃私语打赌他什么时候会醉倒,但大家很快发现,他安静的坐在那,等到驻唱结束退场后,顶多再看看手机,或是喝光杯中酒,就会结账离开消失在夜色中。
【嗯。】
男人点点头,走向了他的老位置,但是他很快发现,那里早已坐下了一个人。
【您好!这么说有些冒味,但是您是不是我的忠实听众呀】
金发的少年眼睛里全是笑意,男人有些微愣的杵在原地,少年眼角的金色眼妆像是星星一样闪亮着,就连这个角落都给照亮了。
【并不是……】
男人咳了一下回复了他的冷淡的模样坐在了少年旁边。
【但是我注意到您每次都在这,尽管您躲避着,但我还是看到了您的目光不在您的手机上——】
少年胳膊搭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杵着脸,歪着头看着男人,丝毫没有被对方否认的话语打败的样子。
【我只是……】
男人不自觉的双手十指交叉搁在了桌面上,看向了老板的方向,他第一次觉得老板调酒的速度慢的吓人。
【M!到时间囖!】
台上的黑人萨克斯手向这边招手,少年点点头向男人手里塞了一张小纸条后跑到了台上。
Jazz,一种很奇妙的音乐。白人少年醇熟的唱腔一点都觉察不到青涩感,却又不似传统的唱法那么低沉。钢琴手的键位不停的往高音区飘上几个音,酒馆里的其他人喝着酒还有些人跟着跳起了蹩脚的舞蹈。
金菲士端到了他的桌子上,他这才如梦初醒的在少年的歌声中像做贼一样打开了那张纸条。
「凌晨一点请在后门那边等我一下✩   M」
男人喝完了一杯酒,拒绝了老板熟练端来的扎啤,听着少年穿透酒馆里的嘈杂的歌声,他在等时间。他本想就这么离开,但上衣口袋里的纸条仿佛有魔力一样讲他固定在座位上。
男人如约来到了酒馆的后门,和正门不一样,这安安静静的,什么声也没有。凌晨一点过去五分钟了。男人积攒的勇气快要卸没了。
【您真的在等我!】
正当男人思考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少年清朗的嗓音闯进了他的耳朵。他抬头,少年一身普通的衣装背着一个单肩包跑下了楼梯兴奋的朝他跑过来。
但是少年的眼妆没有卸掉,金闪闪的星星就在他的眼尾,男人甚至要忍不住勾起唇角。
【您约我,是有什么事要说?】
他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感,平静的对已经跑到他面前的少年说。
【边走边说可以吗?——假如您今晚没有事的话,明天是周末,您应该有空吧?】
少年往前走了两步,但又迟疑的回头。
【没有,当然。】
下意识想找个托词拒绝的男人在看见少年的笑的一瞬间,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凌晨一点的城市除了路灯和24小时便利店以外几乎没有了灯光。他们两个几乎是以沉默的方式走出巷子,走到了大路上。白天繁忙的公路上现在连一辆车也没有,整条路静极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脚步声。
【我叫M,您呢?】
少年踢飞脚底一颗石子,偏头看着身边默然不语的男人。
【我?称呼我为S就好。】
男人回应道。
【S?好——那您喜欢我的音乐吗?其实这些曲子都是我写的。酒吧里的人只觉得很有趣,大G又总想,哦,大G就是我的钢琴伴奏,他又总想劝我把曲子都卖给那些公司,我觉得这样可烦透了!】
少年背着手走在男人前面,又忽然转身站住,像是发牢骚一样瘪着嘴。
【很优秀,您的曲调很优秀,当然,您的嗓音也十分吸引人。】
男人还是承认了这一切。此时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掩藏的。
【总是有欣赏的人的!】
少年开心的蹦了两下,转了个圈又继续向前走,看起来他心情好极了,还哼起了曲子。
【我们要去哪?】
男人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
【我没有说吗?啊啊,是想请您到我家做客来着,虽然我家很小还有些破不过,我看到您的瞬间就很想请您到我家去。】
少年的家真的不大,小小的客厅里是一架中古钢琴,沙发还算干净但是已经被一把吉他占据了几乎全部位置,地毯上散落着几张DVD的盒子,少年进去隔壁的卧室把背包甩进去,又将吉他立起来放在墙角。
【但是是个很舒适的地方。】
男人坐到沙发上,思量了半天只好这么评价。的确,透过没拉窗帘的落地窗能看见外面的护城河。
少年拿来了两罐冰镇的红茶,开了罐递给男人一罐,放到自己身边一罐,顺手拿过了吉他。
【我不喝酒所以就这有这个了……我给你弹个我最近刚完成的曲子吧!】
似乎是熟悉些了,少年已经不再用敬称了,他不等对方的回应,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演奏。
男人拿着那罐红茶,他被这个少年所吸引,但他不知道是单纯的被直透人心的嗓音,无与伦比的曲调,还是少年单纯的笑。
几日之后,少年收到了一份礼物,署名来自“收到音乐馈赠的S”。少年把大大的箱子搬到家里,拆开胶带,扒开泡沫,里面赫然是一把有这烫金星星的崭新的吉他。
少年再也没有遇到那位先生,但他用那把吉他弹出了更多的歌。

睡前故事一千篇之一
不管联想到什么我都不负责任w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