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幻觉#2

“如果是这样,那这种感觉在我排练的时候就应该存在?”Florent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他早已把所有酒精都扔到了垃圾桶里,毕竟他明白自己这种状态下如果再喝醉,肯定会有什么更糟糕的事发生。
Florent很希望Mikelangelo能多待一会,那个幻觉,在他身后的东西,只会在无人之时出现。这让他甚至无法给别人形容,也无法让他判断到底是鬼魂作祟还是自己的精神在医学概念上出了问题。
“有一种可能是你当时喝醉后有人从你身后走过,你错看成了Salieri,之后档期紧张让你的潜意识不停的反复当时的,”Mikelangelo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措辞,“恐惧?”
大概这是最好的解释了。Florent点点头,但这也并不能缓解任何事情。

他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抱着那个抱枕,窗帘拉着房间一片昏暗。药片的药效很强,完全隔绝了任何会影响到他的因素,相信就算此时外面变成了世界末日,也不会打扰到他的梦境。
他梦见Salieri站在他面前,不同于这一段时间以来的如同迷雾一般捉摸不透的状态,那个Salieri就真真切切的站在他面前,而对方给他的感受,比他扮演时表现出来的还要高冷些。
“是你吗?”Florent听见自己说。
“如果您是说这一段时间您所见所听,那么的确是我在作祟。”Salieri向前走了两步。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Florent从没想到自己会用这么冷静的语气问出这句话。
“我爱您。”
这句话让Florent有些难以理解,但他很快发现对方露出了比他更加疑惑的表情。
“是的,我说出了这句话,这也是我内心所想。”Salieri眉头紧蹙,直直的盯着Florent,“但我不明白我为何会有这种想法。我不明白这种爱意从何而来。”
“你为什么会出现?”Florent感觉这有点像是审问,但他要在梦结束前问完所有他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不论他醒来后还会记得多少。
“源自执念与爱意。”Salieri的最后一步迈下后,离Florent仅有半臂的距离。他执起Florent的手低头落下一个礼节意味上的吻,“我会继续在您身边,直到我了解爱意缘何而来,或是得到您的回应。”

——————
把握不太好萨列里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