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幻觉

“谁在那?”
没有人回应,空荡荡的走廊一眼望到底,这儿只有他一个人。

医生对他说,他应该好好休息,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他工作过于繁忙而产生的幻觉。那些呢喃,掠过的人影,夜深人静时的触感,不过是被他紧绷的神经所夸大了的风吹草动。

Florent看着手中粉红色的药片。

第一次遇见那个“人”,是摇滚莫扎特首演完美结束的晚上。虽然有所克制,但是庆功宴上每个人还是兴奋的喝了很多酒,Merwan拉着Mikelangelo哈哈大笑着唱歌,Dove和Solal蹲在角落里拍自拍,就连女孩子们都一只脚踏上了椅子搂着彼此唱活到爆。Florent绕过举着酒杯的同伴们摇摇晃晃的去了盥洗室,说是微醺,但其实他的脸已经泛红了,他想他或许需要点清水洗洗脸冷静下——接着再来一波?啊哈,他今晚也是个醉鬼。
盥洗室暗黄色的灯光大概是为了营造一个温和的气氛,但是Florent总觉得会从阴影里蹦出个什么。他断定自己已经醉的厉害了,他平时从来都不会想这种事。
下一秒,他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发现身后站着另一个自己,准确来说,是穿着Salieri戏服的他,正向他微笑。
一眨眼,又不见了。他慌张的回头,背后什么也没有。
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Florent拿起手边的一大杯水,将六片药片咽了下去。这药总是令他犯困,他猜测,这药的作用是为了逃避。

他时常会听见身后传来他自己的声音。绝大多数时候是无法辨认内容的句子和他的名字,他最开始怀疑是剧组里的人恶作剧,但是即使出国参加活动完全没有熟悉的人在也存在的声音让他感觉似乎事情不太对劲。化妆师离开化妆间他独处的时候,会在镜子里看见身着萨列里戏装的他坐在后面的椅子上——当然,他回头后,那什么也没有。

“你真的存在吗,Salieri.”Florent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跌坐在沙发里。他抓起身边的抱枕抱在怀里,整个靠在沙发上仰着头看着天花板。“你是我的幻觉吗。”

Mikelangelo最先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他的多疑和神经质似的表现引起了这个细腻的人的注意。对方几次关切的询问后,Florent邀请Mikelangelo到他家,他仔仔细细的形容了这个情况。他不太指望Mikelangelo能给出些什么建议,他只希望自己这位老朋友不要笑话他的多疑就好。
“Salieri?”Mikelangelo扭了扭手腕,环顾了下他的客厅,“会不会你在排练的时候太过投入,以至于感受到绝角色无处不在?”他顿了一下,看着Florent比起以往憔悴了很多的面容,“我在上演之前,梦中都是莫扎特。”

——————
药物使用有
伪水仙有
精神疾病有
不知何时写完有
催不催我都不一定能写完,这一篇真的纯靠意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