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鲜血与爱恋#8

·搞事情!搞事情!
·求点评论xxx

萨列里回到公馆已是临近午夜。死而复‘生’又突然离去的莫扎特,剧院的枪击,吸血鬼袭击平民,仓促交代的任务,知情而不亲自现身的娜奈尔。奇奇怪怪的事搅合在一起如同一大锅杂炖汤,而这锅汤还正正好好泼了他一身。
他没有立刻回到房间,而是选择去了书房。阴暗寒冷的感觉在仆人点燃壁炉后才消退了一点。他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好好在这待过了,太多的重心被他放在了暗地里与莫扎特较劲,每日在钢琴前近乎疯狂的创作,修改,再推倒重来燃尽了他每一丝力气。而现在,他走在书架前,手指抚摸过藏书书脊眯着眼看着书名倒退,寻找着,直到一本牛皮封皮的书让他停下了脚步。
《与吸血鬼同行》。
这本书是当初达·彭特赠予他的。身前佩着两个十字架项链的诗人用玩笑的语气说这世界上如果真的存在血族他定要好好的和他们聊聊,以来写一部真正的异族歌剧。萨列里抽出这本落满了灰尘的小说,他此时无比想给达·彭特写上这样一封信:「我们不久前才逝世的那位朋友,同僚:沃尔夫冈·莫扎特,现在成为了一个吸血鬼。如果您感兴趣的话那么我立刻把他寄给您。」
萨列里坐到柔软的布艺沙发上,翻开了这本书。
作者用第一人称的视角写下了自己与吸血鬼之间的故事,每个章节都是作者所去过的不同的城市。在萨列里看来,这文风与其说是小说,不如说像是一本手记,记录了各个地区的吸血鬼族群及活动范围,一些防范措施,戒条等等,详尽而缜密。可以想得到若是放在半年前他只会对这种仿佛无稽之谈一样的书嗤之以鼻,但是,他掏出马甲口袋里娜奈尔交予他的项坠,现在不得不宁信其有。

晨光透过未拉上窗帘的落地窗零零散散的落进来,铺盖在昨晚看书到不自觉昏睡过去的萨列里身上。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萨列里摇晃着撑起身爬起来将书塞回书架,带着睡意走回自己的卧室。
卧室外间没他料想的那般寒冷,壁炉里的木炭还遗留着最后一点火星。这多半是尽职的管家昨晚为他准备的,只是没想到他就在书房睡了一夜。温暖的感觉让他越发的昏沉,将外套随意的脱下扔向了待客沙发,领花也扯开放在了手边的钢琴上,他推开里间的门,径直走向了床。
几缕金色的发丝在被子外若隐若现。
萨列里哈欠打了一半张着嘴定定的站在那思考了几秒怎么回事。莫扎特。这个单词让他原本还恹恹欲睡的脑袋瞬间清醒。莫扎特!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手缓缓的拉开被子,是了,莫扎特就静静地躺在那。苍白,安静,只是眉头难得一见的紧皱着。
“莫扎特?”萨列里试探着轻唤了一声。
睡梦中的莫扎特只是嘴唇动了动,似乎呢喃着什么,但仍旧被梦魇支配着。
“沃尔夫冈……?”
“安东……尼奥……”
那声音轻之又轻,倘若萨列里的呼吸声稍大一点都会将其吹散。
就像童话故事里会写的那样,莫扎特睫毛颤了颤,慢慢的睁开眼睛,红色的眸子迷茫的看着面前的人。就在萨列里思考他床上的睡美人是否失忆了的时候,突然他的胳膊被莫扎特一把抱住:“是您吗……安东尼奥?”
“是我,您……”
莫扎特的眉头从山峰变成了平原,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接着紧紧抱着萨列里的胳膊,踢着被子钻出来在床上坐起了身。有那么一瞬间,萨列里好像看到了以前那个耀眼的音乐精灵,被窗帘遮挡住的光全从莫扎特身上散发出来。但是这光又一点点的黯淡下去,莫扎特垂下头,就连手也慢慢松开了。
他怎么了?萨列里从没见过这样的莫扎特,他坐在了莫扎特身边,酝酿着该如何开口。突然莫扎特整个的抱住他,将头埋在了他的颈窝。萨列里感受到了这个人的微微颤抖,手抬了抬最终还是也抱住了莫扎特。
“您能这样多抱我一会吗?”莫扎特闷闷的声音传进了萨列里的耳朵。
当然能。想多久都可以。萨列里在心中暗叹着。他没有开口,只是用上了他这辈子最温柔的力气轻轻拍抚着怀中人的后背。

没有人注意到,门外一闪而过的身影。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