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鲜血与爱恋#7

·吸血鬼莫扎特与人类萨列里
·坑埋大了没收住

萨列里忽然注意到头顶似乎一直都传来窗帘被吹动的声音。他抬起头,这儿正上方正是他的卧室——窗开着,厚重的窗帘被冬风微微掀动发出了沙沙声响。
这有些奇怪。要知道莫扎特总是积极的在他回家前就已经为他燃好壁炉,而现在他却任凭风灌进房间?他惴惴不安的快步上楼,匆忙之间甚至差点撞倒一个女佣。

萨列里拉开房门,黑洞洞的房间就像一个黑洞,晚餐前点着的壁炉也似乎是灭掉有一阵子了。他环顾四周,莫扎特不在这了。大敞的窗户仿佛在告诉萨列里:莫扎特一如他来的突然,离去也毫无预兆。
他叹了口气,所有他心中的疑虑,一瞬间全被莫名袭来的落寞感所取代。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将窗户关上,现在房间里冷的就像是冰窟。如果莫扎特还会回来的话,他在盥洗室窗户还留了一个缝隙。给恼人的“房客”留门这种事有些愚蠢,但他的确这样做了。
他重新燃起了壁炉,这才发现在钢琴上被烛台压着的整整齐齐的乐谱。莫扎特每一份都给出了几句短评价,甚至可能出于他的习惯,在乐谱上还仔细的标注了改进的结果,萨列里哼着节奏,不禁顺势坐下弹了几个改过的音节——棒极了。原本平庸的事物,经由莫扎特之手,竟也会变得奇妙起来。
他有些感叹,这样优秀的人,为什么偏偏就英年早逝。

莫扎特在与不在的区别似乎仅仅是萨列里如何打发夜晚时光。与同僚小叙,或是安静的作曲,这就是没有莫扎特的夜晚。三天后,萨列里再次被罗森博格邀请去另一个晚宴,这一次他答应了。
觥筹交错,时光似乎回到了什么都没发生以前,而且现在更令他感到轻松了。人们不再谈论天才莫扎特又在剧院有了什么新的作品,见到他会微笑致意而非询问他与莫扎特合作的感想。一切都回归了正轨,萨列里与一位又一位盛装出席的先生女士擦肩而过,最终停留在堆满了甜点的长桌旁。他稍稍背过身去,甜点时间是属于他自己的。
宴会厅的琴手还是一般,远不如莫扎特。糟糕,他怎么又想起了莫扎特。
“您听说了吗……最近城里似乎有吸血鬼出没……”
“Favoriten那边?似乎有个平民被吸干了血……可怕极了”
吸血鬼?萨列里听了为之心惊。发生什么了?他并不相信莫扎特能做出来吸干一个人的血这种可怕的事,他耐住性子继续偷听,但那两位贵妇却很快转移了话题,开始聊起了巴黎的女人穿着打扮。
女人……
“哦——您在这呢,萨列里。”罗森博格走了过来,这很少见,毕竟宫廷里的事情繁杂到让罗森博格大多数时间只是牵线者而非参与者。
那两位贵妇人这才注意到萨列里,颇为羞涩的看了他一眼后拿起她们手中的香扇遮挡住半边脸笑眼盈盈的离开了。
“有什么事?”
“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突然收到消息那边教会要来几个人。虽然陛下对那边的态度……但礼节上还是需要您准备些什么来迎接。”罗森博格压低声音,“总而言之最晚也是后天。”
“我知道了。”萨列里点点头,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刚刚听见的传言,吸血鬼,太离奇了,这儿除了莫扎特还有别的吸血鬼?他有种被阴谋包围了的混乱感。“我现在就回去准备,帮我转告宴会主人谢谢他的邀请。”
“哎这次并不需要您多精心——”留给罗森博格的却只是一个渐渐远去的背影,他只好随手拿起餐盘里一个点心咬了一口,“这里的甜点倒是真不错。”

萨列里心事重重的坐在马车里,对面座椅下一个小东西忽然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弯下腰,是上一次遇袭时他没有想起来带走的弹壳卡在了木地板的缝隙中。费力的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撬了出来,他手指捏着那个弹壳重新坐回座位准备在找点信息。
马车这时候却突然停下了。
“发生什么了?”萨列里顺手将弹壳放进口袋后拉开车门问向车夫。
“前面有一位女士拦住了车,阁下。”
他这才发现昏暗的前灯映照下有一个身影站在车前,那人走近了些他才看清来者竟是莫扎特的姐姐娜奈尔。
“遇到您真的太好了。您能送我一程吗?现在街上不太安全……”娜奈尔神情有些慌张,尽管说着话,却还是不住的回头张望着。
“当然可以。”萨列里觉得奇怪的事情都赶在一起了。他侧过身邀请娜奈尔上马车,和车夫说了康斯坦斯家位置后关上了车门。
娜奈尔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车厢里安静的可怕。
“萨列里先生。”最后她还是开口了。“我的弟弟,沃尔夫冈,是不是在您哪里待过一段时间?”
萨列里走神之余被这句话吓了一跳,但很快他就想到,大概对方想聊聊莫扎特生前的事来缓解气氛。他尽量用平和的语气来掩饰自己的心虚:“很遗憾,尽管作为同僚,我们之间的交流也不算多,莫扎特小姐。”
娜奈尔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说,“我是指他去世后。”在萨列里辩解前她又紧接着说,“我知道在沃尔夫冈的身上发生了一些本不应该发生的事。”
萨列里微微昂起下巴手交握在身前,他想知道娜奈尔还会说什么。
“很抱歉我没办法现在跟您说更多的事情,沃尔夫冈也并不知道我对他的事有所了解,他也不知道父亲……”
“阁下!那位小姐的家已经到了。”
娜奈尔从她的手袋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萨列里,是一个小小的十字架项坠,“这样东西能够保护您,也希望您能拦住沃尔夫冈远离危险。感谢您,萨列里先生。”

——————
专业深夜发文一百年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