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鲜血与爱恋#6

·吸血鬼莫扎特与人类萨列里
·那位朋友你猜对了吗xxxx

    晚餐时间似乎是被无限拉长了。
    他一勺一勺慢慢的舀着汤,几个鲜红的番茄放在一侧,那是仆人早早的就从厨房拿了过来的。餐厅壁炉上方的座钟滴滴答答地走着,这让他怎么样都静不下心。萨列里发觉他心中有一丝胆怯,或者说是惧意:他不敢回到房间去面对莫扎特。他不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就好像是他刚刚对莫扎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一样。
    世间真的会有人无忧无虑到这种地步吗?萨列里盯着浓汤里的蘑菇。莫扎特,莫扎特,他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如同念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咒语。他感觉自己在颤抖——无数根荆棘从大理石地板挣脱出来,顺着椅腿往上蔓延紧紧的缠绕在他的身上:大腿,手臂,脖颈,每一根刺都扎破了他的皮肤,似乎要吸尽他的血液。
    “阁下?”
    管家问询的声音击碎了自他意识里生长出来的恶魔。
    “收拾了吧。”萨列里放下餐具,拿起番茄离开了餐厅。他的腿有些发麻,他需要些新鲜空气来让自己冷静一下。他清楚的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了,莫扎特从停止心跳的那一瞬起就已经不是他的竞争对手,他可以像对待一个普通朋友一样看待莫扎特,甚至,更亲近一些。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吸血鬼莫扎特再也不是上帝赐予人间的恩宠了。现在莫扎特,萨列里阴鸷的想着,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12月末的庭院什么风景也没有, 夜色之下一片凄凉。
    或许回去以后和莫扎特多交流?“莫扎特阁下,我想和您交谈一下。”不,糟糕的就像是训斥下属的开场。“莫扎特,你想和我一起弹钢琴吗?”听着如同一个无所适从的孩子试图交友一样尴尬。“沃尔夫冈,聊聊?”这又未免太过轻浮。
    他自言自语的踱步之余忽然瞥见不远处精心修剪过的玫瑰墙后似乎有一个身影,差不多全身都隐没在阴影之中,但暗暗的红光让萨列里断定那是不安于室的莫扎特。又一次被他偷听到自己话,萨列里内心有些愤懑,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看来大抵是不需多说什么了,莫扎特又一次赢了!那个小混蛋。
    “莫扎特阁下……”
    那个身影突然消失了。
    萨列里的脚步刚迈出就不得不停下,那什么也没有了,除了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又是一个愚蠢的玩笑——他就不该对天使模样的恶魔抱有愧疚之心!

    “最近吸血鬼的活动似乎更加频繁了。”
    宗教裁判所即使在夜晚也依旧不会停止工作。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很多工作正是必须在黑暗笼罩大地后才能进行。
   “只要他们遵守条约,不出格的事不需要管太多。”白发婆娑的教区主教接过面前青年人手中的文件,映着烛光的半圆形眼镜后的双眼眼神中没有丝毫圣洁可言,“罗马那边的确是这样说的。”
    青年闻言将原本半掩着的门彻底关上。
    “因此有些事我们需要去让他发生。”

————
想开新坑,想写音乐剧童话集,可这个还没写完_(´ཀ`」 ∠)__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