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鲜血与爱恋#4

·吸血鬼莫扎特与人类萨列里
·远没到结局

“康斯坦斯她,要您帮忙教导弗朗兹?”莫扎特瞪大了眼睛,手里咬了一半的番茄滴下了红色的汁水他都没有发现,“您还答应了?”
萨列里脸上写满了嫌弃的扔给坐在桌子上的莫扎特一方手帕,“是的,我答应了她在小莫扎特稍大一些后给予一定的辅导。不过,您不想亲自教导您的儿子吗?”
“别开玩笑了,萨列里大师——您也总说我这幅模样没办法去见世人的。”莫扎特说,“但是我相信您的能力,您能够教导好他的!”
萨列里挑了挑眉,对于莫扎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虽然说着拒绝,但突然沉闷了些的状态让萨列里知道莫扎特心中还是有些遗憾。
“说到见人。为什么您唯独出现在我面前?一般来说不应该是回到家人身边?”
莫扎特踢踏着脚,不急不慢的吃完了手里的番茄,还仔细的擦干净了手,才慢慢悠悠的回答了一直看着他的这位宫廷乐师:“我这幅模样,他们看了会害怕吧。不过我来找您的原因,是我之前的一个愿望还没有完成。”
“愿望?”
“我之前想邀约您一同看一次歌剧!可是您从未回应过我……”莫扎特跳下桌子转了个圈来到钢琴前弹了个小调,“但是我明明看到您有出席我几乎每一部剧。我猜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所以,我就来找您啦!”
萨列里一时语塞。他收到了那些信,甚至有好好的藏在钢琴椅下。他不可能告诉莫扎特他是出于怎样腌臜的心理才明面上拒绝但暗地里偷偷的出席(虽然被发现了)——不论是活着的还是现在这个,都不能告诉他真相。
“我的好大师,我想央求您一件事!”
“……什么事?”
“我想出去逛逛,虽然有您陪伴是件很愉快的事,但对于我来说一直待在一个房间总让我回忆起卧病在床时那种难以忍受的感觉。”
“您是自由的,莫扎特阁下。”萨列里心中分明说着不要离开,但话语出口却已经完全不是原来的模样,“我只是为您提供一个暂住的地方的房东罢了。”
莫扎特就那么歪着头用他绯红色眸子盯着萨列里的眼睛,似乎能透过那层棕褐色一直看到内心。几乎快要看毛萨列里的时候,莫扎特又笑了起来,依旧是没有任何事能够打搅他的欢快的样子,“我可是想在您这长住!——能陪我去剧院吗?我们去一同看一场剧吧。”想了想觉得不够似的他又补充了一句,“在您身边我有安全感!”
萨列里发现,自己可能无法拒绝这个小恶魔的笑了。

一袭黑色斗篷这种的掩人耳目方式萨列里觉得远远不够。他出门找了管家,再回来时手中已经有了一整套衣服。
“您在开玩笑吗?!”

安东尼奥萨列里,从未感到如此的身心愉快过,甚至在马车上哼起了歌。
沃尔夫冈莫扎特,不,现在应该叫莫莉亚,正摆弄着自己身上的,长裙。
女性的长裙,夸张的礼帽,遮掩的面纱,最后加上淑女们必备的小扇子,萨列里坚信这样的装扮不会让任何人认出莫扎特其人。尽管莫扎特表示晚上没有任何人会在意一袭黑衣的人到底是做什么的,但萨列里的坚决是莫扎特无法撼动的。

拖沓了时间最后到了剧院,正在上映的剧已是最后一场的尾声。莫扎特遗憾的站在剧院门口,“这大概就是命运吗?”
“等再过几天,我和剧院管事说好时间晚上再过来吧。”萨列里极为绅士的拉开马车门,“莫莉亚小姐,请。”
“砰——!”
莫扎特突然抱住了萨列里。
那是一声枪响。莫扎特本就冰冷的身体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了,但是萨列里却看得见,那眸子的光芒淡下去了。
“回公馆!快!!!”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