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鲜血与爱恋#2

·吸血鬼莫扎特与人类萨列里的故事

吸血鬼莫扎特在萨列里一觉醒来后便不见踪影了。若不是桌子上的高脚杯还残留着红色液体,他多半会以为昨晚的一切不过是他悲伤过度的幻觉。
不,也许这一切确实都是幻觉。那杯红酒只是他为了抵御寒气而给自己饮用的。世间怎么会有吸血鬼?萨列里摇摇头将一切归结于他内心的不安作祟,起身下床径直走向衣柜。他准备随便挑一套普通的衣服,毕竟今天并不需要去宫中教导陛下。
衣柜里有个什么抱膝蜷缩在里面。似乎是在极安详的睡着,只是悄无声息:没有鼾声,甚至没有……喘息声,就如同一座雕刻精美栩栩如生的雕塑一样。
这一发现让萨列里快速的将衣柜门合上。
萨列里头皮一阵发麻,他仍不肯相信昨晚发生的是真事。莫非他竟把莫扎特的尸体偷了回来?!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让他毛骨悚然。他,安东尼奥萨列里,极少畏惧什么事,但此时此刻的的确确一股寒意席卷了他的全身。他难道……
"阁下!现在可以进入为您打扫房间吗?”
“……”女仆的敲门声猛的让他回过神来,“不!……今天我要在房间内研究新作品,不要打扰我。”
“好的,阁下。”
女仆离开的脚步声让萨列里重新回头审视自己衣柜里的莫扎特。他缓缓的拉开衣柜门,他希望里面只有自己的衣服……
“我的好大师……您知道吸血鬼是需要白天睡觉的吗?”
萨列里打开衣柜,看见的便是依旧是原来姿势坐在那,但却在揉着惺忪睡眼的莫扎特。这让他一时不知道该庆幸自己没有犯下偷盗尸体罪,还是该震惊于莫扎特真的变成了吸血鬼。现在这副模样的莫扎特他倒是第一次见,平时看到的莫扎特总是蹦蹦跳跳像只不安分的轻浮登徒子,像这样小兽一般毫无防备的莫扎特……

萨列里拉好了窗帘,确保不会有一丝阳光透进房间才又回到衣柜扶出了被困意席卷而迷迷糊糊的莫扎特扔到了自己的床上。生前便折磨着他的灵魂,就连死后也不惜从彼世归来让他继续感受痛苦吗。
萨列里点亮烛台坐在钢琴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新作品。没有了莫扎特,他将重新回到维也纳乐坛的顶点。他将教育学生,谱写乐谱……
【我可能更希望亲吻您。】
音符到处乱跑以至于萨列里脑子里一片混乱,就连昨晚莫扎特说的话都流窜进了他的脑袋。萨列里放下笔深呼吸一口气,抬头看向躺在他床上毫无生气的莫扎特。如若昨晚他不前往墓园,那么吸血鬼莫扎特此时又会在哪里的阴影躲避阳光?
萨列里走到了床边,细细端详着床上的人。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着莫扎特,以往的每一次相遇他都因血脉之中无法束缚的狂躁恶魔的操控而对莫扎特冷漠相待,仅有的几次平和也只是在掩饰他的恶行。而莫扎特总是充满活力,浑身炽热的光芒将萨列里阴暗的内心几欲刺伤。
现在,莫扎特,却成为了再也无法行走于阳光下的存在。
“萨列里大师?”

“不饮用血液,我觉得我也不会有什么大碍。”莫扎特在黄昏最后一缕阳光也从大地尽头退散后完完全全的清醒了过来,此时正精神充沛的拨弄着房间一旁放着的大提琴。
萨列里整理着琴架上杂乱的谱子,就算不看市面上那些耸人听闻的话本小说,任谁也知道吸血鬼离开了鲜血的供奉便极有可能会发狂。“嘶……”
“怎么了,大师?”
“只是手指被纸边划伤了。……莫扎特?”
打算随便找个布条包一下的萨列里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抬头正对上莫扎特闪烁着微弱红光的赤瞳。并非是猎物被猎人盯上的眼神,但这依旧让萨列里感到不适。
莫扎特绕过钢琴来到萨列里的面前,在萨列里抄起一旁的烛台前他握住了一向高傲的大师手腕,然后轻轻吮吸对方受了伤的手指。
“请您务必原谅我,萨列里大师!”做完这一切莫扎特恍若心神归位一般慌张的后退半步,“您的气息实在太过甜美,我甚至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萨列里看着自己略微泛白的手指,不禁怀疑这是不是神要他偿还之前他对莫扎特所做的罪行。
“……如果您的确需要我的血液,我可以每隔一段时间'不经意的割伤自己'。只要您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以及不给我添任何麻烦。”



_(´ཀ`」 ∠)__
希望有画手太太捡走这个衣柜里的莫扎特
tbc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