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希望自己做的再好些,但是最后还是慵懒的慢慢来。
有一定的社交恐惧,但会努力回应的。
把自己写成一部悬疑小说,是一个作者最后的成就。

鲜血与爱恋#1

·吸血鬼出没
·为什么标题被我起的这么中二

人们都认为,莫扎特应是去了天堂,并天使奏乐,与上帝为伴——只有至高无上的神殿才配的起他在人间受到迫害与诽言的乐曲。

“您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萨列里皱着眉倒好一杯红酒递给了坐在他软椅上的人,“莫扎特阁下。”

萨列里可能一生都无法忘怀,被自己排挤中伤过的那个人,在见到自己时竟把自己当做挚友般看待,还恳求自己代他完成未完之作。他无力嘲笑对方的愚蠢,他只有绝望与痛苦。
他难道不是热切的爱着那个人的音乐,那个人的才华,那个人的一切吗。萨列里将一切都归责于自己出于嫉妒而做的一切。莫扎特的死,是他一手造成的。
所以,他才会在深夜一个人前往莫扎特的墓前,在无人之时,看着冰冷的墓碑低声忏悔。

“这是个很有趣的事!但是我也并不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莫扎特接过了酒杯,稍稍抿了一口,毫无血色的面孔上终于有了丝和以前一样的笑意。“我还以为所有正常的食物都失去了味道,还好还有不是的。谢谢您,我的好大师。”

在他打算离开墓园的时候,他发现门口有一个人影。萨列里猜测那可能是在墓园门口的更夫或是流浪汉,随便给几个硬币让对方不要说出在这看到自己就好了。
墓园门口的灯火并不明亮,但走近了却也足以让萨列里惊恐的发现,站在那的人正是已经死去的莫扎特。

“接下来呢?成为一个午夜母亲们吓唬孩子的传说吗?”萨列里坐到莫扎特对面,拿了盘巧克力点心放在桌子上,“或是吸干我的血?”
“我第一次发现您还会开玩笑!”莫扎特笑了起来,露出了他的两颗尖牙。
是的,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变成了一个吸血鬼。
莫扎特喝光了那杯红酒,手肘撑在桌子上看着萨列里。这样的眼神算不上是看待食物,但却着实让萨列里感到了一丝的侵犯性。
“我听见了您在我坟墓前的话。”莫扎特突然说的话让萨列里手中的巧克力差点跌落,“成为这样的存在以后听力变得好极了——就连您的心跳速度加快我都听的清清楚楚。”
萨列里竭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也并非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语,他无需如此紧张。
“您有什么想直接对我说的吗?”莫扎特直视着萨列里的眼睛。
“没有。如果您想听我的忏悔的话,那么墓园里就是一切了。”萨列里扭开头看着别处,他细细的钻研着橱柜上的花纹,如此的精巧细腻……
“真的吗?”莫扎特突然凑到萨列里面前。
说是亡者,但除了毫无血色外莫扎特和之前没什么不同,甚至因为成为吸血鬼的缘故瞳孔变成了猩红色而显得整个人带了些说不上来的感觉。更吸引人了?说起来,他从没有如此近的看过莫扎特。
“……没有。”萨列里倔强的又将头转向另一侧。
这姿势让莫扎特不禁靠近他的脖颈嗅了嗅,在他耳边低声说,“您的气息……很甘甜。”
萨列里猛地推开面前的人站了起来,甚至带倒了椅子。公馆这个时间已经陷入了梦乡,没人注意到这儿发生了什么。
“吓到您了!哈哈!我不会对您‘下牙’的,如果说非要对您做些什么,我可能更希望亲吻您。”

∠( ᐛ 」∠)_
本来想写个短篇没想到没收住……

   
评论(4)
热度(28)